墨爾本中學重振圖書館 移民學生讀寫能力大增

在迪塞薩雷(Marco DiCesare)剛開始擔任墨爾本Caroline Chisholm天主教中學校長時,該校的圖書館主要用作搗蛋學生的“拘留所”。

圖書館的書也困在“拘留所”裡,那是一個只有老師能用鑰匙打開的房間。

學生們很少到這裡來,白天圖書館的椅子堆放在桌子上,為的是使清潔工晚上的工作更輕鬆些。

這所位於Braybrook區的學校擁抱了信息通信技術,擴大了在線資源,在此過程中遺棄了傳統的圖書館。

迪塞薩雷對《時代報》說:“我當時很少看到有人來圖書館。這對我來說是一次真正的文化衝擊。”

迪塞薩雷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在向網上遷移,但他拒絕接受書本在學校沒有立足之地。

因此,他僱傭了兩名全職的教師兼圖書館管理員,他們在2016年推出了全校閱讀計畫,著手將圖書館從一個廢棄的空間變成學生樂於使用的地方。

之後,圖書館工作人員增加到五人,學生們又開始借書。

迪塞薩雷說,其行動有明確的目的。截至2016年,該校在NAPLAN考試(全澳語文與數學統考)中的成績跌至歷史最低點。

迪塞薩雷從另一所學校挖走了信息服務協調人羅琦(Barbara Roach),讓她從零開始建立一個圖書館。

羅琦在一個暑假從宜家買了新家具和數套國際象棋,以便學生們在回來後看到一個全新的圖書館。

這個項目還要求學校員工們轉變觀念,這需要花更長的時間。

羅琦說:“我們要幫助教職員工們理解文化轉向,即這是一個你可以帶全班學生來的地方,而不是送頑皮孩子來的地方。”

迪塞薩雷和羅琦的努力很快取得了成果。

今年,該中學因為學生的閱讀成績大幅提高而受到澳洲課程、評估與報告管理局(ACARA)的褒獎。

該校在2018年NAPLAN考試中取得的成績是維州平均水平的兩倍。參加考試的9年級學生是學校在圖書館翻新後招收的第一批學生。

Caroline Chisholm中學擁有來自83個國家的1400名學生,在家講50多種語言。他們中的很多人是新移民,因此提高學生讀寫能力一直是學校關注的重點。

最初,迪塞薩雷認為這要依靠寫作教學,但之後他意識到,其學生需要對英語語言有更深的理解,才能提高寫作技能。

“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先從閱讀著手解決這個問題。”

對閱讀的關注給學校帶來了更廣泛的影響。

長久以來,該校學生都更重視數學、科學和商科學習,通常是因為受到其在海外出生的父母的影響。

但現在,越來越多的學生選擇學習藝術和音樂。

“這已經影響到了我們管理整個學校的方式。” 迪塞薩雷說。


本站為 AM Worldwide 旗下網站